<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擺渡物語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擺渡·冬】繼續向北(散文)

絕品 【擺渡·冬】繼續向北(散文)


作者:沙漠孤月清 童生,710.0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3618發表時間:2020-11-24 15:31:48
摘要:故鄉,是一種情愫,深植心靈和血脈之中。無論有多少誤解和傷害,我們都必須寬容,和故鄉握手言和。

【擺渡·冬】繼續向北(散文)
   高鐵沿著軌道疾馳,城市和田野飛掠過窗。
   我用白內障手術安置的人工晶體,茫然注視著窗外。熟悉的風景以及時間和北風也沿著我的眼際一掠而去,消失身后,抑或消逝在眼眸深處。
   人們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扇。這應該是從他者角度的評價,也就是說,從一個人的眼眸可以看到他的心靈。這是一種文學的美好表述。那雙眼睛應該是無比澄凈明澈的,因為它直抵心靈。像孩子,睜開眼睛,就是展開一片純凈而透徹的世界,陽光柔然,山清水明。然而,似乎并非全然如此。你能從一個老年人略帶渾濁的眼眸中看到他心中的那個世界嗎?那雙被風吹過幾十年的眸子,蒙上一層時間的霜花。即使在炎熱的夏季那層霜也不會融化,像溶洞里的鐘乳石,已然凝固成一種歲月的結晶,只能斷裂,絕不溶解。于是,它便成為眼睛的一道帷幕,如同一座深宅大院厚重的窗簾,你只能看到一種古老而緘默的封閉,卻無法領略其中的四季輪轉、風花雪月。而且,倘若你可以進入到那眼眸的深處,就一定會愕然,那是一個充滿風雨和荊棘的世界,雖然不乏白云朵朵,風和日麗,但也伴隨著烏云翻滾,山勢崢嶸。
   這樣一雙深邃的眼眸,只適合收藏,而不適宜展開。所以,大凡老年人就常常瞇著眼睛,用皺褶堆砌的慈祥注視外觀世界。這并非出于掩飾,而是一種善意。至于一路上掠過的那些景物,也被眼眸收進心底,落進記憶的幽谷,修改已經模糊的舊照片,或者涂上一層新一輪應季的顏色。
   在記憶中審視或修改人生景致,是老年人一種不自覺的心理乃至情感活動。譬如我,此時就把一幅幅初冬的田野圖景,與上一次路過的情景相比較,用心靈印證時間行走的足跡在空間留下的那串印痕。
   這幾年,我常常在兩個城市之間輾轉,像一只蜜蜂扇動嗡嗡的翅膀,沿著氣味的線索在兩處開花的植物間飛來飛去,匆忙而又惘然。這條線段的一端是瀕臨渤海的一座現代化大城市,從我的居處向南推開窗扇,就是一片浩瀚的大海,風送來海的喘息和海鷗的叫聲。另一端,是我的故鄉——一座不很大但干涸寒冷的重工業城市。兩座城市間的距離并不遙遠,乘坐高鐵僅需一個多小時,一天之間跑個來回不成問題。
   距離遙遠、交通不便和通訊不暢,是形成古代鄉愁情愫的一個重要因素。科技的發展,無限擴大了人類的活動區域和聯絡范圍。鄉愁,漸漸被抽離其中溫潤的情感水分,變成一株枯干的枝丫在時間的風中尷尬地搖曳。而我往來于兩座城市之間,也確實并非出于對故鄉的眷戀,而是在那座海濱城市覓了居處,想把自己的晚年安放在陽光下愜意的海風之中。這或許是對故鄉的一種摒棄抑或叛變,然而這種臨澤而居的舉動,是人類自古以來的一種生活態度,似乎無可指摘。譬如兩河流域的文明,古埃及人與尼羅河,古印度與恒河,華夏人與長江黃河等等,都充分說明人類對于水的依賴關系。再譬如,非洲馬賽馬拉大草原上近百萬只野馬、野牛、野鹿、羚羊、大象等浩浩蕩蕩地遷移,所追逐的也無非兩樣,即水和草。基于如此宏觀的認知,我也就不必因為逃離家鄉而感到羞赧和恥辱。或許,這確實是生命的某種需要。盡管如此,這個理由在二十一世紀初葉,還是有些牽強。
   叛變,是一項可恥的罪名。譬如背叛信仰和陣營,乃至背叛祖國。那么,背叛家鄉呢?似乎應該是一種道德上的罪過。背叛的正面是忠誠。以此揆理,我們又該如何解釋農民打工潮、在城市購置房產、娶妻生子等具有濃郁時代氣息的經濟和生活特征呢?更有無數農民告誡子女刻苦讀書,離開貧窮落后山村的現實呢?我們沒有理由質疑他們對鄉村的“忠誠”度,“背叛”的指責更不適合他們。對于這樣一種集體的“背井離鄉”,我們只能理解為時代發展的必然趨勢。因為,原本關于“家鄉”的理解,隨著時代的發展發生了語義的拓展。“家鄉”的概念不再那么狹隘,僅限于幾間草房,一處籬笆院落,一條忠誠的黃狗,一座低矮的村落,一片田野……它有了更為廣闊的地域和時代涵蓋。只有如此,我們才能解釋在當代中國,為什么通往大城市的列車上總是人滿為患,又為什么那些拎著行李箱的少男少女們眼眸中集體閃現出欣喜而渴望的目光。
   所以,我欣欣然。我躲藏在一個宏大理由的光暈之下,為自己逃離家鄉的行為覓到一個合理的解釋,體面的注腳。
   二
   其實,我自己也不清楚,究竟為什么要在另一座城市的海邊構筑一個晚年的巢穴。即使這并算不上對故鄉的背叛,可終歸需要一個具體的理由。然而,我始終弄不明白,是我傷害了那座稱之為故鄉的城市,還是那座城市傷害了我。于是,我和故鄉之間才有了近二十年的闊別,那是一種不得已的疏離。
   二十年間,我輾轉大半個中國,像一只迷路孤雁扇動落寞的羽翅,在陌生的天空中徘徊,始終覓不到一片適合棲身的樹林。我曾在深圳繁華的深夜路燈下徘徊,曾在毗鄰越南的憑祥小路上徘徊……最后,在南京秦淮河畔收起了疲憊的翅膀。江南的煙雨留住了我,并且,我也漸漸愛上了古老的舊城墻和燕子磯滔滔的江水聲。于是,幾年下來,我很快就融入了江南生活,除了口音,儼然一個金陵紳士。即使口音有時也會笨拙地模仿幾句南京話,盡管有些可笑,但我心底卻涌過一波小小的激動,生發出一種莫名其妙的歸屬感。于是我就想,或許,我的生命本來就是個錯誤,我不應該出生在那個夏季干燥、冬季酷寒的北方城市,而應該出生在江南貢院旁邊的一條深深的小巷里,抑或朱雀樓畔的一間古舊的民房。我的祖先應該是一位江南才子或者鴻儒大家,也可能是一個江邊的漁夫。不過這并沒有什么,于我而言,只要是一個純粹的江南人即可。如果不是這樣,那么,為什么我會如此愜意地融入江南生活,樂不思蜀呢?我無法解開這個謎。
   或許,這就是宿命。
   古希臘羅馬神話傳說中的俄狄浦斯,曾對自己的命運提出質疑,并且離開故鄉遠離親人,他想打破關于自己命運的神諭。然而,悲哀的是,他走得越遠,就離自己的命運越來越近。與其說是逃離命運,毋寧說是一步步踏入了命運的漩渦。最終,他完成了“殺父娶母”的神諭命運,瞎著眼睛走進一片小樹林,走進另一個“自我”。這是一出典型的古希臘悲劇,也是命運悲劇。它告訴人們,命運是不可違逆的,即使人類再聰明、勇敢,最終還是要聽任命運的安排。命運是一處湍急的漩渦,而人類不過是掉進這處漩渦的一片樹葉,這就注定了與命運抗爭的必敗性和無意義性。
   從純粹情感維度上說,我喜歡俄狄浦斯這個年輕人,這在于他敢于向命運發出挑戰,對人生提出質疑。他主動尋覓一條逃離神的約束的路徑,其實,這正是人類初民強烈的自我焦慮和求知欲望的體現,閃爍著人類智慧和膽量的光芒。
   我并不知曉關于我的命運有什么神諭,當然,肯定不會有的。這不僅僅是在于我是一個無神論者,還在于即使有神也不會眷顧于我。由我向上追溯祖祖輩輩,似乎并無英雄傳說,更與神祇無任何瓜葛。但乖蹇怪誕的人生,常常讓我感到迷惘和困惑。我總是覺得似乎冥冥之中有一條線索在牽引著我的人生,就像一只風中的紙鳶,之所以忽上忽下在于地面上一條細長繩索的控制。于是,我常常檢索人生,竭力想要從自己走過的路徑中發現某種左右我的蛛絲馬跡。可是,迄今為止,一無所得。所以,我又常常沮喪和悲哀。覺得那個遠古的俄狄浦斯要比我幸運得多,至少,他事先知曉了那個神諭,可以用自己的努力去破解必然,而我則從茫然進入茫然,始終不能解釋自我。
   孔子不信神,也不言神。他是一個偉大的人文主義者。他說:“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我最茫然的那些年,恰好在四十五至五十歲之間,而五十歲那年,我的人生恰恰跌入最低谷。由此看來,不惑人生,自知天命,這兩條我都沒有達到。讀了一輩子的《論語》,也講了許多年的孔子,居然還只是孔乙己的水平(僅僅知道“茴”字的幾種寫法而已),在精神和實踐上,都沒有真正踏上儒學的臺階,遑論登堂入室了。
   五十歲那年初春,我告別了愛犬小黑和每天濤聲不絕的長江,沿著海岸線一路向北,回到乍暖還寒的東北。躺在高高的臥鋪上,心情和列車一起搖晃。我無心瀏覽沿途的景致,我知道,車正駛向北方,綠色的江南已經成為過去,那最后的一點綠意,也因為懼憚北方的凜冽而躲進記憶的最深處。
   第二天清晨,我站在故鄉空寂冷清的月臺上,天空灰蒙蒙的。那天是清明,雖然沒有落雨,但我似乎已然嗅到一種凄雨特有的味道,帶著北方的絲絲寒意和淺淺憂傷。我并不厭倦故鄉,心靈深處也時常浮現它的影子,但我沒想到它會以這種冷漠的表情來迎接我。畢竟,我不是不速之客,而是一個回歸者。
   一陣風襲來,我裹緊風衣,豎起衣領,朝出站口走去。我怕故鄉認出我。那時,我才真正感到一種寒意,穿透衣裳和肉體,直抵靈魂。
   三
   我是孤獨的嗎?不是。文學上,從來不乏孤獨者。是的,文學是虛擬的,也是美妙的,它建構了一個世界,每個人都能從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沒有人是孤獨的。文學,讓一個孤獨者覓到了可以交談的另一個孤獨者。
   記得,大約六七年前,零散讀過一些米蘭·昆德拉的作品。當然,最喜歡的是他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那時,我居住在一處離海不遠的山坳里,四季的海風繞過低矮的山岡吹進山凹,無論濡濕細軟,還是凜冽如刃,都成為生活不可或缺的背景,伴我讀書。
   昆德拉在中篇小說《無知》中,就涉及了對“故鄉情結”的大量描寫和詮釋。《無知》述說流亡西方二十年的捷克人伊蓮娜和約瑟夫回鄉尋根,卻在現實巨大的落差中經歷迷惘、失望及尋找自我的過程。人們總是渴望通過回憶去再現一段歷史,但我們永遠回不到歷史,歷史只是時間的一個情景片段而已,它已經冰冷地離開了我們,沒有絲毫當時的溫度。時間就是這樣,往往拋棄空間,有時甚至有力地扼殺空間。由此,我們似乎可以這樣來理解:生命真正歸屬不是空間,而是時間。空間對于時間無可奈何,而時間卻有足夠的力氣,一鍬一鍬地灑下泥土,把空間全然掩埋。那是一個殘酷而緩慢的過程,像活埋。
   二十年,人生中一個漫長的片段,它足以讓一個人忘卻了過去。所以,回歸就成為一個恍惚的行程,也注定是一個丟失自我的過程。
   歸鄉后那個深秋,我佇立窗前。
   二十年后回到故鄉,我依然孤獨,如同我在長江一側的燕子磯上兀自佇立一樣,滿目空曠寂寥。
   我找不到自己。或者說,我在人生中走著走著,就把自己弄丟了。我總想講講自己的故事,講講二十年的生活經歷,哪怕,只是一個片段、一個情景、一個瞬間。然而,我沒有聽眾。對于一個傾訴者來說,沒有傾聽者,那是一種殘酷的折磨。同時代的人大都銷聲匿跡,即使有那么一兩個,也對我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倒是很愿意給我講他(她)的故事,我只能尷尬地淪為傾聽者。可我并不喜歡這樣。本哈林·施林克的長篇小說《朗讀者》中,36歲的漢娜作為一個專注的傾聽者,在于她需要傾聽。她甚至在15歲男孩米夏的朗讀中時而大笑,時而大哭,這是她精神的需求,如同她與米夏做愛一樣,是精神和身體的雙重需求。而我不需要。對于故鄉,我更應該是一個講述者。我要證明自己的存在,填補二十年不在場的空白。
   可沒人理會我,人們似乎不需要我的敘事。這不是一種邊緣化,而是確鑿地成為一個虛擬的存在,或者根本就不存在。于是,我開始緘默,拒絕一些不必要的會面,因為我出席與不出席同樣不具備任何意義。所以,我更多地站在窗前獨自思考,以孤獨的形式去抵御來自城市、街道、樹木和男男女女各色人等的冷漠。
   我終于明白,事實上,我已經不屬于這座城市了。
   回歸者并非凱旋者。甚至,回歸常常被理解為一種失敗。據說,亞歷山大征服世界后回到故城,他的妻子親自率領幾百名美貌婦女出城迎接,目的是讓這些女人為這位偉大的英雄傳宗接代。我在廿年回到故鄉,走出老舊的車站時,是夏季的一個午后。出站口外,強烈的眼光讓我無法打量眩暈的城市。一個男人喚我,我不禁愕然。那是一個肥碩的中年人,經過他的提示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是我的外甥女婿,只是之前還很瘦削。他開著一輛豪華轎車把我送到家里,一路上簡單介紹了這二十年里他的經歷:一邊工作,一邊經營飯店,已經購置了兩套房產和兩輛私家車。我不知道這有什么意義,我只是從墨鏡里茫然地看著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從眼前閃過。那時,我就隱隱覺得有些不妙:這座物欲橫流的城市似乎不屬于我了。
   也是那年的深秋,我站在六樓望向窗外。盡管天氣驟冷,樹葉依舊茂密著,在風中努力搖曳,像舞劇落幕前最后一段舞蹈,有種激動人心的悲壯。生命總是如此倔強,不到最后一刻,絕不善罷甘休。或許,悲觀些說,這也是一種生命的盲目:盲目地出生,盲目地成長,盲目地死亡。即使在隕滅的那一刻,也沒有意識到什么不同,依然在自己的枝頭竭力搖曳。

共 8400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篇表述對故鄉思想和感情糾結的文字。作品從一列高速列車上關于眼眸和年齡的思考開始,圍繞故鄉情結展開了更為廣闊的思想漫游,既講述自己的人生故事,也較為深入地探討了文學作品,并旁征博引古今中外的事例,從多維度來探究故鄉情結,其中有愛也有恨,有親昵也有疏離,真實表現了一個當代人對于家鄉的多重理解和深厚情感,為讀者深度理解故鄉情結,提供了一個發人深省的思考方向。表達了作者對故鄉的深度熱愛和真摯情感。我們都有游子共同的經歷。就像米蘭·昆德拉筆下的人物,再回首往事能真的依舊嗎?答案是不可能的,“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的詩句無論在哪個時代里都一樣。其實,故鄉并非完全那么可愛,可能是一個生命的搖籃,也可能是一個厄運的漩渦,所以,我們對于故鄉的情感就是糾結的。這篇作品的作者用深入的筆觸給我們討論離別和回歸更深層次的意義,那就是,“或許,我生命的終結并不在故鄉那座城市,或許,也不在我現在想要去居住的海濱城市。然而,無論在哪里閉上眼睛,我的思想,一定要埋葬在故鄉的泥土里。”這是最深刻的解釋,是對所有經歷過異鄉之旅而到最后心靈回歸的一個旅程,永遠擺脫不掉,因為這種情感已經深深印刻在生命里,直到永遠。欣賞,推薦閱讀。【擺渡物語編輯:趙淑敏】【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2011240009】【江山編輯部?絕品推薦20210510第0025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趙淑敏        2020-11-24 17:08:10
  我的解讀比作者原文差太多,望作者原諒。
詩歌是生命的燃燒,是內心另一半的光明。
2 樓        文友:沙漠孤月清        2020-11-24 17:16:52
  感謝玉米編輯并評論這篇文字。
   鄉愁之所以成為一種情結,自然是一個復雜的情感謎團。任何單純的理解只能視為膚淺。然而,膚淺恰恰是一件好事,這說明其中沒有更多更迷惘更殘酷的生命經歷。我們可不希望人們用苦難來填補人生閱歷。所以,讀讀書似乎也可以彌補某些遺憾。
3 樓        文友:靜凈        2020-11-24 20:50:39
  每一個人對故鄉的理解都不同,沙老師的這篇文在糾結中。或者說人生的經歷不同,內心的感悟自然不同。
   在老師的這篇文中學了大量的外國文學作品,我不得不仰視。拜讀了幾遍,對老師的文筆欣賞再欣賞,學習再學習!
4 樓        文友:沙漠孤月清        2020-11-24 21:20:05
  謝謝靜靜留評。你說得對,每個人對故鄉的經歷和感觸不同,自然會有另一番甚至多番的理解、詮釋,不過這沒影響。故鄉那個東西,不在表面,甚至也不在情感里,它在血脈里、骨子里。這正如同,父母打罵孩子,孩子會記恨嗎?不會的!但孩子必須有一個理解消化的過程,這個過程就是人生的磨難。磨難,最能讓一個人認識自己和故鄉。
5 樓        文友:南國的紅豆        2020-11-24 21:23:19
  人是一個矛盾的綜合體。漸漸長大,想離開家,離開故鄉,越遠越好。離開故鄉,就成了無根的浮萍。想回去,卻回不去了。即使回去了,那僅僅是剝離肉體的一種思緒,故鄉也不能完全接納曾經的背叛。離開故鄉的人,都是迷茫的,不論向北或向南,歡愉都是短暫的,就像黛玉葬花一樣。這是一篇蕩氣回腸的散文,是一種真切的,無解的鄉愁。
6 樓        文友:木語杉言        2020-11-24 21:38:28
  每次讀老師的作品,都會在心里升騰起一種崇敬。向老師學習!
7 樓        文友:優雅如楓        2020-11-24 21:43:26
  懷著沉重的心情讀了幾遍沙老師的佳作,景仰作者對故鄉情愫的深度剖析。因為我屬于那個單純而又膚淺的思鄉者,所以不敢多言,但內心的觸動很深。經歷和閱歷增加了生命的厚度,“人往高處走”那不是一種對故鄉的叛變,恰恰是文明進步的驅使!二十年的光陰,改變了許多,選擇遺忘又怎能遺忘。《一路向北》的歌撕心裂肺,把文章的思緒推向高潮,讓讀者心靈震撼。正如作者所言身體可以向命運屈服,意志卻不能屈服,故鄉永遠是生命的根!欣賞老師的文學素養,努力學習!
喜歡伴隨著晨曦的腳步聆聽世界的聲音,聞著文字的馨香穿越時空的隧道,做一個靈魂有香氣,骨子里有正氣,舉止優雅的女子。
8 樓        文友:沙漠孤月清        2020-11-24 21:54:52
  感謝紅豆、杉杉、如楓留言評論。讓我更加i清晰認識這個話題。
9 樓        文友:孫麗紅        2020-11-25 05:16:13
  洋洋灑灑左征右引,令人目不暇接。好文,學習佳作。
10 樓        文友:沙漠孤月清        2020-11-25 07:20:16
  謝謝麗紅閱讀并留評,互相學習,共同進步。
共 22 條 3 頁 首頁123
轉到
分享按鈕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