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id="1bl9f">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鳳凰文學 >> 短篇 >> 江山散文 >> 【鳳凰】別了,西河口(散文)

編輯推薦 【鳳凰】別了,西河口(散文)


作者:仇育富 秀才,1013.9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397發表時間:2021-06-06 13:07:31

【鳳凰】別了,西河口(散文)
   一、西河口的由來
   位于城西七里半的西河口是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后得名,它的西邊是實際意義上的新團河口村,因與河口村隔河相望,之后人們便習慣稱它為西河口,而且這個名字越叫越響,一直叫了62年。
   六十年代的西河口,這個面積只有百畝大小的土地上就已有了幾百名常住居民,緊接著船廠、拉絲鋼網廠、水上學校、石灰窯廠的興建又給這片土地上增加了熱鬧的氣氛,到七十年代,船民們由自航的形式轉成了船隊運輸的集體化格局,水泥船取代了大部分的木船,船民的子女得到了入校就讀的機會,西河口開始出現了繁榮。八十年代水泥船很快被鋼質駁船所淘汰,船廠及周邊其他產業都相繼得到了發展,水上學校在這個時期甚至有了初中三個年級,并吸引了周邊的許多農家子弟就近入校,師生與教職工的人數突破了500名。到九十年代,西河口的水上居民大都已在這里建了自己的房屋,船民有了真正意義上的“家”,在水上漂泊回到大豐有了一處安定的居所,這就是西河口的居民對這片土地的感情所在。
   西河口這一塊土地并不大,最早船民一家老小能在西河口批到三間平房的宅基地,這樣的平房建了近一百戶,后來就由集體統一建一上一下的樓房,這種規格的房子占據了西河口的居民建筑的主導地位。由于土地緊張,建筑規劃過程中前后房屋之間的間距只有兩米,鄰里間相互走動方便,但隱患也不小。水上船民與城鄉的居民都有所不同,船民常年生活在水上,能經常在一起打邦的都稱之為“老邦四鄰”的,他們所經歷的比岸上居民經歷的要多,尤其是在船隊上的船民,無論走到哪兒都是一個整體,有難同當,甚至是無法回避,這種特殊的鄰里關系讓他們彼此之間可以相互信任、相互寄托,因而鄰里之間的關系更加緊密團結,用他們的話說,就是“抱家氣”,鄰里之間可以有內部矛盾,一旦遇到有外來力量的干擾,馬上就會團結起來一致對外,這就是船民之間生死與共的性格。
  
   二、來自水上的西河口人
   船民們的性格有許多方面區別于城鄉居民,他們的文化水平普遍不高,都是從生活最底層拼出來的,任勞任怨、吃苦耐勞是他們最樸實的本性,他們長年奔波在各個港口碼頭,經歷的事多,也養成了自身一種特有的優越感,自認為自己是跑碼頭的,見識比別人多,與別人交流時的語氣一般不會輕易降低自己的位置。在船民生活的窄小空間里養成了他們盤腿的習慣,加上船在風浪里動蕩不定,雙足的平衡性能好,腿部的肌肉較陸上居民要發達一些,仔細看他們時你會發現他們走路的姿態與陸上人也略顯得不同,不少人走的是外八字步,比常人顯得有點四平八穩。
   船民在船上與土地無緣,但并不是他們不留念泥土,幾乎所有的船民家都會種上幾盆、甚至幾十盆不同的花草、盆景,早在幾十年前有一種止血草是家家戶戶都要種的,有誰不小心受了點傷,這種草敷在傷口上立馬便會止血。在西河口安居樂業之后他們又把這種在船上的傳統習慣帶到了岸上,門前屋后和陽臺上都會栽上幾盆花草,他們不懂得養花草有什么文化內涵,只是出于一種根植在他們內心的一種習慣。
   船民聚在一起有聊不完的話題,侃不完的大山,在輪船上從事駕駛和輪機的被人尊稱為“老大、老鬼(貴)”,這些人在西河口建了房,家屬也都上了岸,但他們仍然還要在水上干到退休,船隊一到家他們就會應酬不斷,船隊一開,親人們又要分開十天、半月,甚至更久。在水上的工作性質讓他們習慣了這種聚少離多的生活,因而有些頭腦靈活一點的人都會想方設法使自己和家人找到離開水上的機會。九十年代以后,對那些在水上工作有一定年限的船老大、老鬼的家屬出臺了可以照顧到船廠、拉絲廠的政策,這一批人陸陸續續地上岸,跟著便是老人、孩子的跟靠,使得西河口居民及住宅在那一段時間中一下子增多。相對普通船民而言,這一批從水上調上來的職工家屬從此徹底擺脫了水上生活和工作的命運,水上職工樸實的性格并沒有讓他們有絲毫的優越感,相反他們都覺得很知足,在新的崗位上也都成為企業的骨干力量,這都由水上船民吃苦耐勞的性格所決定的,九十年代喊出的“大航精神”正是這群人的真實寫照。
   船民的生活圈子窄小,說是跑碼頭的,但一條船就是一個家,漂泊在水上的日子居多,與外界的接觸并不多,受到的影響也不大,相對比較守舊,沿襲的還是老一輩船民身上那種只知道吃苦、護家、埋頭做事,養成的是“行船的三塊板,不是吵就是喊”的性格特征,甚至有些火爆,從這一點上也反映出水上船民寧折不彎的另一面。
  
   三、落戶西河口
   當西河口的陸上居民多于水上時,西河口這些從水上上來的人也逐步溶入到現實社會的大家庭中了,并很快就順應著時代發展的步伐,晚上大媽們的廣場舞并不亞于其他小區,飯后三三兩兩結伴散步,退休的老船民們也玩起了微信,甚至能把抖音玩得可以跟年代人一拼,一步也沒與本地居民的習慣形成距離,退了休的水上職工半數以上閑不住自己,找門路做保安,掛靠到外地船隊去開船,拿到比自己退休工資更高的收入,以應對新生一代的啃老。
   公退民進這種社會化發展的必然趨勢,讓原先一個兩千多名職工的大企業逐步萎縮,最繁盛時期的25個運輸船隊經過二十多年市場轉變成了私營運輸性質,過慣了水上生活、或只有水上工作技能的船員紛紛選擇掛靠到其他運輸公司繼續從事水上運輸,收入較以往是高了一點,其他只要不想繼續在水上工作和生活的船民也都選擇了各種方式進入企業從事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最早離開航運公司的人有幾種途徑:上學、參軍、招工、外嫁,這些都各占了一部分,八十年代招工到各工廠企業的年青人較多,計劃經濟時代這些水上船民沒有自己的土地,戶口性質盡管是享受到城鎮定量戶口的性質,其他跟漁民的性質是相同的,因而當初年輕人在招工時還是受到限制的,不少單位招工時都注明“水上、漁民戶口性質的不在招工范圍之內”。
  
   四、西河口人眼中的故鄉
   正如《圍城》里說的一樣:在城里的人想出來。航運公司的人都想出來圖個發展,通過不同途徑走進各種行業,幾乎在本地各個行業中都有航運公司人的影子,他們有一個特點,就是航運公司出來的人都是一種特有的口音,這種口音也是因歷史的緣故自然形成的,由于當初他們都來自鹽阜各地,最終歸于早期的大豐航運聯社,在這幾十年的相處磨合過程中也就形成了一種特有的“西河口方言”,不管走到哪里,聽到說同樣一種“西河口方言”的人就倍感親切,這種特有的“鄉音”讓他們彼此之間頓生“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的親情。
   經過62年的發展,到目前為止,西河口這片土地儼然成為一個市井繁華的小街,超市、飯店、浴室、居委會、醫務室、農家樂、菜場等諸多行業在這里都能找到他們的身影,一位從事殯葬業的“和尚”感慨道:“我從出道以來就是吃的西河口的飯,這里的每家每戶跟我都成了熟人。”從小在我眼里就被我叫作“蔣大哥”的一位老船民見到我很無奈地說:“行船的人好不容易置了個房,本想就這么住到老,這一拆又得讓我去煩心上一兩年,這里都是我們航運公司的人,今后這些人就再也難得聚到一起了。”30歲出頭的晚輩也感慨道:“這里的前輩都是一群樸實的人,與他們相處就如自己的長輩一樣,離開了這里我們一切又將從頭開始,估計再難遇到這么多可親可愛的人了。”開超市的老板告訴我:“在西河口這些年從小店鋪到超市,外面的實體店生意再難做,但這里的居民相處習慣了,他們生活中缺少哪些我都有數,是他們的真誠與厚道讓我一直留在西河口,盡管我不是這里的居民,但與他們打交道的時間長了也把自己當成了這里的一分子了。”我女兒在一篇回憶西河口童年的文章中這樣寫著:“在我的印象中西河口住著的都是一幫老人,不管誰家的小孩子都可以在這個世界里自由的跑來跑去不怕丟,只要提到長輩的名字一定會有人把你送回家。在西河口這個窄小的世界里你處久了就覺得你是生活在一個被放大了的家庭中”
   這里,便是水上人認定的“故鄉!”
   在水上學校的同學比任何一個學校里的同學間的感情都要還深一些,因為他們從小便吃、住、行、學在一起。
   水上的同事與工廠、企業、機關里的同事關系也更緊密,因為他們像是一個戰壕里的戰友,經歷的波折遠比其他行業要多。
   西河口的居民也比其他各個小區的居民間更親,沒有哪個小區你能認識半數以上的居民,在西河口,一個常住居民就可能認識西河口大多數的人、可以叫出大多數西河口人的名字。
   所以,西河口拆遷在社會上的反響會任何一個小區的拆遷反響都大,他們這種反響不是反對拆遷,因為他們的骨子里都會尊重政府每一個合理的決定,他們只是對這片土地異乎尋常的感情較深,有那么多人在朋友圈中表示了對西河口的眷念與不舍,因為西河口的人覺得這里就是他們的故鄉,這里便是他們的根,是他們幾代人從事水上生活最后選擇的安定之處、安身之處,這里還埋葬著許多水上人的前輩,這種情感是深入骨髓的,是對故土的熱愛及無限的眷念,是對告別了長期從事水上漂泊生活之后所享受到的安寧和幸福。
   然而,社會的發展總是有所取舍,西河口也一樣已經變得老化、陳舊,痛或許是一時,幾年后他們會因自己的犧牲和付出、服從而換來一個嶄新的世界,取而代之的一定會是一個更加響亮的名字。
   別了,西河口!
  
  

共 3605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本篇文章詳盡地介紹了西河口的由來,一群來自水上的西河口人,他們從水上生活轉移到陸地便落戶西河口,使一個只有幾百名常住居民的村莊變成了一個市井繁華的小街區。西河口成了幾代人從事水上生活的船民最后選擇的安定、安身之處。西河口是那些船民對故土的熱愛及無限的眷念,是對告別了長期從事水上漂泊生活之后所享受到的安寧和幸福的棲息地。那些水上船民安居在這西河口中,一個常住居民就可能認識西河口大多數的人、可以叫出大多數西河口人的名字。然而如今的西河口卻面臨著拆遷,西河口的居民尊重政府每一個合理的決定,盡管他們多么的不舍與難過,因為“對這片土地異乎尋常的感情較深,”但“社會的發展總是有所取舍。”因為西河口人的目光是長遠的,他們看到了西河口已經變得老化、陳舊,現在痛或許是一時,幾年后他們會因自己的犧牲和付出、服從而換來西河口一個嶄新的世界,取而代之的一定會是一個更加響亮的名字。“別了,西河口!”文章,以這句話為結尾,我想作者的筆是難以放下的,他心里的那份難以割舍的感情,讓他有千言萬語,也難訴清心里那份對西河口的不舍與深深的眷戀。但人以家為安,家以國為重,再難以割舍,也要支持國家的發展!為作者和西河口的居民那份愛國情懷點贊!一篇十分感人的文章!推薦共賞!【編輯:淺影淡煙】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凌鳳凰        2021-06-09 05:43:13
  好文章,好編輯!
凌鳳凰
2 樓        文友:葛紀發        2021-06-10 05:22:51
  用筆寫家鄉的變化,是對社會主義祖國的贊揚,正能量滿滿,文筆質樸無華。拜讀欣賞,大贊!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分享按鈕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